首页

AD联系:3171672752

全讯网导航

时间:2020-02-29 16:52:22 作者:现金扎金花 浏览量:87761

AG永久入口【AG88.SHOP】全讯网导航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见下图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见下图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如下图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如下图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如下图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见图

全讯网导航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全讯网导航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1.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2.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3.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4.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全讯网导航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环亚集团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牌九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bet007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环亚手机版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bet007

亚马逊水坝重大设计缺陷 危害人身安全和生物多样性....

相关资讯
bwin888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7星彩

英国卫报报道,根据该媒体收到的文件和专家证词,亚马逊雨林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美山水坝(Belo Monte),存在设计缺陷,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和全球重要生态系统。

报告指出,工程师们没能预见缺水对美山大坝的影响,该大坝坝体现已建成,营运商必须选择结构性削弱14公里宽的夯土闸,或是将水库的水或欣古河水转移他处,而欣古河是原住民、渔村和全世界最濒危物种的所在。

兴建中的美山水坝。截图自纪录片 Belo Monte: After the Flood

一位分析师表示水坝有破裂的风险,在发表报告之前,联邦检察官就准备要求暂停该工程。他们还打算呼吁巴西政府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帮助因河流鱼藏大减而面临生计危机的沿岸社群。

历经数十年的抗争和400亿雷亚尔(80亿英镑)的投资,这座世界第四大水力发电厂将于本月安装18台涡轮机中的最后一台,但水库中的水位低于预期,造成了没有预料到的结构问题,让水坝带来的长期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

根据卫报取得的营运商“北方能源”(Norte Energia)最新报告,最近几周的水位下降使美山大坝墙面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该墙面与容纳大多数涡轮机的闸门是分开的,水位太低时,热带风暴来袭或强风吹过水库时形成的波浪,会撞击墙面脆弱的部分。

这份10月11日发布的文件“控制贝洛蒙地HPP欣古水库水位紧急措施”经北方能源执行长签署,致国家水务局局长。报告指出,前一天水位下降到关键的95.2米,导致波浪“可能到达不受岩石加固物保护的位置”,要求让中介水库提供更多的水,而这将为该处已经紧张的水文情势带来更大的压力。

近年在布鲁马迪尼奥(Brumadinho)和马里亚纳(Mariana)已经发生两次致命的尾矿坝灾难,专家呼吁巴西当局加强对大坝的监测,采取补救措施,并向公众阐明风险的严重程度。

圣保罗大学沉积与环境地质学系学者萨瓦库奇(André Oliveira Sawakuchi)表示,尚不清楚在数周、数月或数年内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破坏,但该报告呼吁立即采取行动,表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2009年担任美山水坝专家小组协调人的能源科学专家埃南德兹(Francisco del Moral Hernandez)也呼应:“从发电的角度来看,我们一直都知道这座水坝效率低落,但没有考虑到土木工程的弱点。如果我住在大坝下游,我会往上游搬……这个问题事先没有被发现实在太荒唐了。”

施工中的美山水坝。资料画面,来源:Amazon Watch

该报告说,这个问题是流入水库的水量异常地少所致。十月初有几天进水量下降到每秒750立方米,而根据规划文件,最低进水量的标准应有每秒1000立方米,才能确保水库水质、足够的下游排放量和生态系统健康,包括海龟栖地以及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行船所需。

埃南德兹和萨瓦库奇表示,这个规划太过乐观,因为历史资料显示,工程启动前50年间,欣古河至少有4次水位低于此标准。到了2050年,气候变化预计将使水流量减少约30%。

自巴西军事独裁时期起,美山水坝就充满了争议。原住民和沿岸社群联合起来反对大坝系统,因为该大坝用210万吨水泥和7920万立方米的土石阻挡了亚马孙河最大的支流之一(即欣古河)。

美山水坝充满争议,图为2012年原住民在里约海滩排列人形图,向世界宣告反水坝声音。照片提供:Spectral Q/Chico/Paulo/Amazon Watch。

环保人士和科学家警告,这座大坝将破坏全世界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经济学家对用退休基金和税务营收支付的可行性表示怀疑,而该大坝却设计成只以其11200MW发电容量的40%运作。参与巴西“洗车行动”贪腐调查的检察官发现,贝洛蒙地承包商溢收价金,以赚回给政党的回扣。

行动人士说,环境有关当局不顾科学界的警告和官方技术人员的疑虑,仍发给大坝许可证。国际河流组织成员米利坎(Brent Millikan)表示:“随着贪腐丑闻细节逐渐明朗,这种鲁莽决定背后的动机和悲剧性后果已经十分清楚。”

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需要更多的结构来加固大坝墙面,这将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短期内,当局将面临着是否接受大坝墙体可能受到侵蚀或水质进一步下降的两难。

阿尔塔米拉(Altamira,美山水坝所在行政区)检察官桑蒂(Thais Santi)说:“缺水问题已经发生了,整个贝洛蒙地水坝的可行性都很有问题。这是施工和规划的错误。”

他打算在未来几天内向联邦当局发出正式请求,要求立即提供受影响居民人道援助并暂停水坝运作。他认为这是一种环境谋杀:“很明显的,这个计划是个错误,除了河流,连人类都可能死亡。该地区的粮食已经不够了。”

上周有50多个当地人乘船来到河中的一个小岛,要证明大坝造成的问题。除了粮食问题变严重、收入减少外,也有人表示因为从小看到大的河景崩坏而陷入忧郁。“一切都在恶化,”一位当地人说,“我在这里钓鱼35年了,但是现在鱼都不见了。这条河正在死亡。”钓鱼社群表示,水坝建起来后,他们的渔获量少了50%到80%。也有人说,建水坝前,捕捞野生撒旦鸭嘴鱼(filhote fish)一条可重超过100公斤,现在连20公斤都很少。

明年状况将变得更糟。新的水管理系统不再只以生态为优先考量。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雨季高峰期水量也将少于2016年的严重干旱期。而后者曾造成鱼类大量死亡,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叫做“世界末日”。

全球暖化将加剧水资源压力。但是政府希望多多开发亚马逊资源。据报道,将参加美山水坝落成典礼的巴西总统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减少了对环境和原民社区的保护。当地政界人士还将呼吁他在此推动另一个大型开发工程,一个叫做“贝洛孙”(Belo Sun)的超大金矿,并由大坝供电。

(编辑:Frank)

<....

热门资讯